城南小说 http://www.cnanepu.com

林飞林飞姬瑶光是什么小说全章节在线阅读_林飞姬瑶光是什么小说全集免费在线阅读

火热小说《都市之仙尊归来》强烈推荐大家阅读,主角是林飞,主要讲述了:盖世仙尊重返地球,却不想再回首一切皆以改变,灵气复苏,全民尚武!面对一个个修为强劲的修行者,哪怕我林飞重头再来,也依旧是你们的仙王!

《林飞姬瑶光是什么小说》精彩章节试读

金州市,林家祖宅。

望着眼前这一片偌大繁华的宅院,穿着身素白长袍的林飞,心中禁不住泛起点点波澜,嘴角适时跟着挑起一丝微笑。

三千年了——

三千载光阴荏苒而逝,他终于又一次回到了这里。

驻足抬头,林飞的眼底闪过一抹嘲弄,沉声自语道:“贼老天,你莫不是真以为我林飞是斗不过你吧?呵呵,可笑!”

思绪牵动,林飞的记忆也不由得扯回了三千年前。

他因为一场航海事故,坠落海底!却不料竟意外的在那时触动了地球与灵元界之间的壁垒!

从那时开始,金州市林家少了一个未来的家主,而灵元界却因此得到了一位盖世仙尊!

整整修行三千年,这期间林飞不知经历了多少次的生死劫难,最终迈步登天,称霸灵元!

而到达了这一步之后,林飞却突然发现若是想让自己的修为更进一步,就唯有打破心结才行。

可他的心结……在地球!

再回首,修行之路一切尽皆浮云,皑皑白骨、红粉佳人转到尽头皆是空。

主动迎战‘天道’,却又在紧要关头舍弃所有修为,甘愿堕入仙窟,只为能回此了断心结,打破心魔,从头再来!

“神识散尽修为尽失那有如何?再活一次,要不了多久,我林飞还会重回灵元界!”

眼底冷光闪过,林飞深吸了一口气,心绪逐渐归于平静。

这一切,早就在他的计算当中。

哪怕是那贼老天,也斗不过他!

……

“飞儿?!真的是你回来了?”

正当此时,一个苍老的声音突兀的在林飞背后出现。

随之,老人跌跌撞撞的脚步,每一下都好似是跺在林飞的心口上一样难受。

蓦然转身,瞧着老人那副熟悉但却已经遍布皱纹的脸孔,饶是以林飞的心境也不禁浑身巨震!

“爹!”

喉生干涩,这一声爹,他有三千年未曾叫过!

“我的娃诶,你这三年到底都跑哪去了阿!”林伟忠脚下一软,整个人几乎是直接扑在了林飞身边,老泪纵横,捶胸顿足。

“他们都说你死了,可爹不信阿!爹不信……”

拼命的摇晃着林飞的胳膊,一辈子都没落过泪的林伟忠这个时候哭的就像是一个孩子一般无助。

三年——

听到这个字眼,林飞的瞳孔缩了缩,原来灵元界的三千年,这地球仅仅过了三年而已。

连忙抬手将父亲从地上搀扶起来,林飞嘴角强撑着露出一丝微笑,干涩开口道:“爹,孩儿不孝这些年让您老担心了。”

虽说仅有三年,但想到自己之前记忆中父亲的模样,再对比现如今老父苍老的容颜,林飞心中满是苦涩。

父亲这三年想必要比自己在灵元界三千年的孤寂还要不如意。

不过,如今好了,他林飞又回来了!

“儿阿,你这些年到底去了哪里?怎么……怎么就不知道回来呢……”

干燥的老手牢牢的攥着林飞,林伟忠似乎生怕自己一松手,这好不容易才归来的儿子就会突然从眼前消失一样。

“呼……爹,我们还是先进去再说吧。”

对于自己去了灵元界的事情,林飞自然不愿同父亲详讲,只好随便找了一个借口将此事搪塞过去,同时拉着老父亲向着林家走去。

……

宽宅大院,一如既往的干净。

虽说这么长时间来林家早已经变化不少,但林飞倒是也能凭着记忆来到父母住的地方。

进屋之后,林飞先是让林伟忠坐在首位上,自己则是倒退两步,屈膝跪倒。

在灵元界的时候,没有人能当得起他行礼,而如今,父亲可以!

跪得父母,不跪天与地!

“快起来快点起来……”见他这样,林伟忠又是微微有些眼圈泛红。

同时,他也发现,自己这三年未见的孩子,似乎是发生了某种变化。

不像以前那般浪荡虚浮,反倒是有一种独特的气质,连他这个做父亲的也无法看透。

林伟忠又怎么能知道,灵元界乃是处武者为尊的世界,在那里,林飞为了能够活命,手上的鲜血都不知染了几何。

成就仙尊,说他背后尸骨累累也并不为过!

“母亲和小妹呢?”

环顾了一圈客厅,林飞忍不住皱眉,他竟没见到母亲和小妹的身影,这不禁让他心头奇怪。

“这……”

听到林飞这么问,林伟忠原本还激动的脸色顿时为之一怔,刚准备说的话也瞬间噎了回去。

“怎么回事?”见父亲这样,林飞心头闪过一丝不妙,连忙问道。

“唉!”

重重的叹了口气,林伟忠摇头道:“都是为父无能,当年你失踪后,你母亲为了能够找到你就会家族那边求助去了……你小妹楚儿也跟着过去了,哪曾想对方表面将事情答应下来,背地里却是待到她们娘俩过去后就直接不肯放人……”

“什么!”

林飞震怒,瞳孔顿时散发杀机,母亲背后的家族,他是清楚的,贵为燕京第一豪门。

而林家,在这小小的金州市,也堪堪只能排到末流罢了。

当年父母结合,可谓是受尽了层层阻挠,最后母亲以死相逼,这才成功远嫁过来。

不曾想现在却为了他又……

拳头下意识的攥起,在林飞身上,一股杀意也怦然爆发!

“飞儿,你……你没事吧?”被林飞身上溢出来的杀意吓了一跳,林伟忠面色狂变,连忙上前一把拉住了林飞的手,紧张问道。

……

“父亲放心。”

终于,抿了抿唇角,林飞的脸上逐渐露出一丝狞笑:“三年之内,我定会让您二老重新团聚!”

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林飞的心都在滴血。

没办法,现如今的自己已经主动散去了所有修为,而母亲背后的那个家族更是极为庞大,林家完全不是对手。

若是想要救出母亲和小妹,就唯有等他重新修炼才行!

三年,不多不少……但对他来说,却足够了!

“唉,罢了罢了,你能回来就好。”摇了摇头,林伟忠倒是没把这茬放在心上,叹气说道:“去给你母亲通个电话,也让她和你小妹能放心,这些年……全家最担心的就是你。”

“恩。”

点了点头,林飞应了一声,随即接过父亲冲自己递来的手机。

“呦,这不是表哥回来了么?”

正当此时,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突然出现。

紧接着,门外一个看起来跟林飞年纪差不多大的青年啧笑着迈步走了进来。

青年穿着一套名牌西服,模样上看起来与林飞又三两分的相似,随着他进屋之后,整个客厅内都散发着一股子奇怪的香水味道,格外刺鼻。

“林俊?”看到此人,林飞的眼角不禁眯起。

“是小俊来了阿,快……快过来坐……”林伟忠见到对方,也连忙笑着站起来示意对方在沙发上坐下。

“不必了。”

可没想到,身为小辈的林俊见此情况之后非但没有领情,反倒是一副鄙夷的看着林飞,啧嘴说道:“我说表哥,你这些年是去了哪啊?可把我们这一家子给急坏了,瞧瞧你现在穿的都是什么东西?哪捡的破烂货?”

破烂货?

林飞突然想笑,从灵元界归来的他身上自始至终还穿着那件长袍,虽看似毫不起眼,但实际上这衣料却是用千年冰蚕吐丝制成,水火不侵!

以前在灵元界不知有多少人对他这件宝衣眼热,现如今到了林俊嘴里竟然成了破烂货。

当真可笑!

“诶呦,咋还不说话呢?三年不见是不是不认识我这个表弟了啊?啊哈哈哈……”

许是见林飞不吭声,林俊又是嗤笑说道,同时抬手向着林飞的肩膀抓来。

找死!

眼中冷光闪过,林飞直接伸手抓住了对方的腕子,冷声喝道:“三年前那两个把我从船上推下去的人,是你派的吧?”

2.

“你,你胡说什么呢!”

霎时间,林俊的眼中闪烁一丝慌乱,脸色也顿然变得煞白起来,急匆匆的想要甩开林飞抓住自己的手。

可惜,饶是现如今的林飞从灵元界回来之后修为尽废,但这副肉身却依旧强悍无比!

林俊就感觉林飞抓着自己的手仿佛是一只铁钳般牢固,用力甩了几次之后非但无果,反而阵阵刺痛让他额角开始渗出冷汗。

“嘶……林飞!你,你特娘的抓着老子干什么!快放手!”双腿打颤,林俊喝骂出声,眸底凶光乍现。

“呵呵,放手?”

嘴角挑起一抹冷笑,林飞看着眼前这位足足比自己矮了一头的‘小表弟’止不住的摇头,随即猛然用力!

‘咔!’

“嗷!!!”

骨节脆响伴随着林俊的一声不似人般的惨叫,响彻整个林家!

肉眼可见,在林飞手中,林俊的手腕此刻竟然被他硬生生扭了下来,断裂的骨茬直接刺破了对方的皮肉,殷红色的鲜血溅射的地板满处都是。

“嗷!林飞……你!”

“飞儿!”

一边本还在看着这一切发生的林伟忠也顿时被吓了一跳,惊呼出声。

“爹,你别管。”嘴角噙上一抹残酷狞笑,眼睁睁的看着林俊痛苦的跪在自己面前,他非但没有任何同情,反而是猛然一脚踹在了对方的前胸上端。

‘砰!’

顷刻间,林俊就感觉自己仿佛是被火车撞了一样,身子不受控制的倒飞出去,重重撞在墙壁上,猛咳了两口鲜血,惊骇的看着眼前的林飞。

“你,你别过来……”惊恐的看着正一步步冲自己走来的林飞,林俊几乎都快要被吓的哭出来了,死命的往客厅内的墙角里钻,试图想要逃跑。

“呵呵,你逃得掉么?”冷笑一声,林飞走到林俊身后,一脚猛然踏在了对方的脊背上,同时淡淡的开口说道:“当年没弄死我,现在你心里是不是很不爽?”

“我……我没有……我没做过……”

擦了一把嘴角上的血,林俊发觉如今的林飞就好像是一尊恶魔一样,从头到尾,他竟然未能从林飞的脸上看到一丁点不一样的情绪!

仿佛这一切,对于他来说都格外随意……哪怕是杀人!

“大伯!大伯你救我……表哥疯了!表哥疯了,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!大伯你快救救我……呜呜……”想到这里,林俊心头剧颤,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哆嗦,连忙转头看向还处于茫然中的林伟忠,拼命求救:“他疯了阿!他不是林飞……”

“嘶……”

听到林俊朝自己呼救,林伟忠这才终于缓过神来,瞳孔一凝,连忙上前一步抓住了林飞的手,骇然道:“飞儿,你到底在做什么!你,你这是怎么了!”

“……”

表情一僵,既被父亲阻拦,林飞自然不好再动手,只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转头看着父亲,沉声说道:“父亲您有所不知,三年前我遭遇海难,本已经逃过一劫,却不料在返航途中被人从甲板上推了下去,若不是我这条命硬的话,现在可能早就喂鱼了!”

“什么?!还有这种事!”林伟忠一愣,不可置信的看着地上已经被吓破了胆子的林俊,目光阴沉:“飞儿你说这事情是他派人做的!”

“没错!”

轻笑了一声,林飞又一次看向林俊,忍不住舔了舔自己有些干涩的唇角。

“我的好弟弟,你觉得是让表哥我拧断你的脖子,还是你主动讲出来呢?”

“我……”

林俊面色呆愣,干巴巴的咽了一口唾沫,忍不住又向后缩了缩身子。

说实话,从这一刻开始,林俊是真的感觉到了害怕。

不!是恐惧!

从林飞身上散发出来近乎凝成实质一样的杀气,直逼林俊心房。

“我,我错了……大伯,哥,亲哥……别杀我,都是我的错,我不该……”

胯下一热,紧接着林飞父子就闻到了一股骚臭味,十分呛鼻。

林俊竟然被吓尿了!

轰!

而这番话落在林伟忠耳朵里,就宛若是炸雷惊响一般,让老人的身子晃了几下,老脸上顿时布满苦涩。

回想起自己儿子失踪的这三年里,他近乎是把林俊当成自己的传人一样培养,林伟忠眼圈不禁微红,颤抖的指着林俊,暴喝道:“畜生!”

“呵!”

林飞摇头苦笑了一声,先是安抚自己父亲让他不要激动之后,这才伸手直接抓住了林俊的天灵盖。

“说起来倒是也要多谢你了。”嘴角微微上扬,林飞轻声说道。

要是没有这个家伙的话,自己估计永远也去不到灵元界,更加无法见到那辽阔浩瀚的修真世界!

“哥,放过我,我……我再也不敢了……”眼珠子瞪得溜圆,林俊只感觉自己的头盖骨几乎都快要被林飞的一只手捏碎了,刺痛袭来,浑身颤抖,不停的像林飞求饶。

一时间,死亡的恐惧蔓延全身!

“放了你?”

林飞冷笑,全然当做什么都没听到一样,指尖用力。

哪怕是现如今的自己修为耗尽,神识散空,但他毕竟还是那个灵元界的仙尊!

仙尊一怒,血流千古!

整整在灵元界三千年,林飞的心性早已冷若磐石!

杀个人而已,对他来说就如同碾死一只蚂蚁般的轻而易举。

‘咔嚓、咔嚓!’

阵阵骨骼的声音,让跪在林飞脚底下的林俊脸色变得煞白,道道鲜红的血液顺着他的头顶流下,最终又在脚下洁白的地砖上汇聚成一滩血池!

到了这个时候,面对林飞,他甚至连惨叫一下的勇气都没有!

眼底闪过一道轻蔑,此时的林飞只觉得心口仿佛是有一道枷锁怦然消失一样。

伴随了他足足三千载的心结,也在此刻分崩离析。

“呼……”

前所未有的轻松,让林飞忍不住长吐了一口浊气,随即目光变得狠辣,抓着林俊额头的手骤然用力向下拍去。

只要一下,这林俊必死无疑!

“飞儿,别!”

未曾想,就在这时,始终都失魂落魄瘫坐在沙发上的林伟忠看到这一切发生却急忙阻拦。

“怎么了爹?”疑惑的看向父亲,林飞眉角微蹙。

“飞儿不可啊!这个畜生虽然害了你一次,但今天你若是在这里杀了他,到时候也必然会被抓进去关一辈子啊!”林伟忠老泪纵横,死死握住了林飞的手,飞快说道:“你才刚刚回来,爹可不想再失去你……否则的话,要爹和你娘怎么解释……”

听到父亲的这番话,林飞不禁愣住了。

三千年的灵元界,让他早就忘却了俗世的法律。

在那种动辄就会为了一件天材地宝而死伤百万修行者的世界中,拳头大才是硬道理!

杀人……在林飞的潜意识中早就成为了解决麻烦的规则。

想到自己现如今只不过就是个普通人,一时间林飞忍不住开始犹豫了。

林俊,暂时还杀不得!

眉角轻挑,林飞深吸了一口气,这才一脚将林俊踹飞,同时冷声喝道:“你小子这次命大,不过这条命帮我好好留着,过一阵子我还会亲手收回来!”

“咕噜……”

林俊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,丝毫不敢和林飞对视。

“林飞!你特娘的敢动俊儿,找死!”

但就在这时,一声暴喝从林家的院落中传来,紧接着一个中年男人宛若是炮弹一样骤然冲着林飞父子轰了过来!

速度之快,几乎是眨眼就到!

“修行者?!”

林飞心中一怔,这一瞬,他分明感觉到了来人身上涌动的灵气波动!

虽然微弱,但能在地球之上见识到修行者存在,这还是让林飞有些怅然!
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