城南小说 http://www.cnanepu.com

《蒋珠珠沈宁瑄沈宁的小说名字》蒋珠珠沈宁瑄已完结小说_蒋珠珠沈宁瑄沈宁的小说名字(蒋珠珠沈宁瑄)火爆小说

现实生活小说《绿茶同学炫老公,反被我当场压制》的作者是“四月肴”。其中精彩内容是:

同学聚会。

蒋珠珠当着众多同学的面故意奚落我,“施妍,还没来过五星级饭店吧?”

“今天我请客,你随意吃个够。”

我从容微笑,“谢谢,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聚会定在我老公的饭店里,本来想着给…

《主角沈宁的小说名字》精彩章节试读

同学聚会。

蒋珠珠当着众多同学的面故意奚落我,“施妍,还没来过五星级饭店吧?”

“今天我请客,你随意吃个够。”

我从容微笑,“谢谢,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聚会定在我老公的饭店里,本来想着给老同学免个单,看来是我多虑了。

1

高中班长组织了一次同学聚会。时隔多年再次见面,大家都已不复当年模样。

饭桌上每个人叽叽喳喳聊着现在的生活和当年上学的八卦,我静静地坐在一边喝茶吃瓜子,没参与她们的话题。

不为别的,只是想通过她们的聊天内容给自己积攒一些灵感和素材。

作为一个影视圈小有名气的编剧,最近火爆全网的那部也是我一手编导的,但我依旧为了新鲜的灵感和素材而头秃脑枯。

正在我听的津津有味时,一道娇柔的女声响起。

“呦,这不是咱们的班花施妍吗?怎么来了也一声不吭呢?”

我抬眼看去,黑卷发大红唇,颈间明晃晃的项链差点闪瞎我的眼,搭配上几万块钱的包包和裙子,看起来倒像是有点小钱的模样。

蒋珠珠,整个高中期间,将我视为死敌的女生。

只因为我长得比她好看学习比她好,连她喜欢了三年的男生也一直暗恋我。

被压制了那么久,现在怕是想在我面前扬眉吐气一番。

我放下手中的瓜子,“好久不见啊,蒋珠珠,你现在更漂亮了呢。”

她得意地别了别头发,顺便亮出无名指上鸽子蛋大的钻戒。

“我其实没什么变化,倒是你呀,怎么好像沧桑了许多?这些年过的不好吗?”

废话,每天熬夜写剧本改剧本,是个人都得沧桑。

我笑笑,“都是为了混口饭吃,没办法。”

蒋珠珠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转眼看到我桌前小山堆一样的瓜子皮和零食垃圾,捂着嘴惊讶道,“施妍,你是不是很少在外面吃饭呀?还没来过像这样的五星级饭店吧?”

她立马对我投来同情的目光,“今天聚会我请客,你随意吃。”

我内心呵呵冷笑。

这家五星级饭店全国连锁,沈氏集团名下产业,沈宁瑄眼都不眨给我转了百分之三十的股份。

本来想趁着老同学的情意给大家免个单,看来是也没这个必要。

有人想出风头,那就让她出个够。

我从容微笑,“谢谢,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有同学小声惊叹,“哇珠珠你太大方了!有钱人就是不一样!”

蒋珠珠扭着腰肢满意地坐下。

“五一我结婚,各位老同学可一定要来呀。”

“哇恭喜恭喜!珠珠你可真幸福!”

“珠珠你老公是做什么的呀?”

蒋珠珠娇羞道,“我老公做生意的,人稳重踏实,对我超级好。等婚礼那天你们就看到了。”

同学们都露出一副羡慕的神情。

蒋珠珠话题一转,“施妍,你结婚了吗?”

2

我愣了愣,下意识地脱口而出,“结了。”

同学们又发出一声声惊叹。

蒋珠珠的目光在我手上流转了一圈,“怎么没见你戴婚戒呢?”

我平时工作写剧本的时候嫌不方便,常常把婚戒摘下来,为此沈宁瑄说了我好几回。

我摸了摸无名指的印痕,“忘了戴。”

蒋珠珠面露疑色,“这么重要的物件还能忘记戴?”

“不会是连戒指都没给你买吧?”

有同学附和,“对啊,婚戒这么重要的东西,怎么还能说忘就忘戴呢?”

我懒得解释,便没再说话。

这番沉默似乎更加证实了蒋珠珠的猜想,她脸上骄傲自满的神情都有点掩盖不住。

大概是感觉终于赢过我了吧。

菜肴上桌,同学们边吃边闲侃起来。

“最近的网剧你们看了没?”

“是不是那部悬疑的!我看了我看了!韩嘉树在里面真的超帅啊!简直是我的梦中情郎!”

某个女同学冒着星星眼说着。

“我也超喜欢他,听说下个月他会在咱们这开粉丝见面会,我好想要他的签名啊!”

“只可惜韩嘉树说只给他亲自选中的十个粉丝签,我们根本没戏。”

几个女同学说完长叹一口气,表现得无比失落。

我咬着筷子不动声色地听着,想不到韩嘉树这小子还挺招女生喜欢,粉丝们要是知道他平时那副欠揍毒舌的样子,估计都得连夜跑路。

我无奈地摇摇头,又夹起了一块椒汁冷拌鳕鱼。

这道菜还是因为我在外面偶然吃到一次,便嚷嚷着让沈宁瑄加到菜谱里的。

蒋珠珠这时又开口了,“我可以拿到签名。”

那几个女同学眼里放光,“真的吗?!”

蒋珠珠面容轻松,“我表姐也是这行的,要个签名很简单啦。”

啧啧,她是一点也不了解韩嘉树的脾气啊。

他那人一身反骨,最讨厌别人不按他的要求来。

说好只签十个人,那绝对不可能出现第十一个人的签名。

坐等看蒋珠珠拿什么给人家。

聚会结束,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雪,地面上铺满了厚厚的一层。

大家站在饭店门口开始给家人朋友打电话,陆陆续续的车来车走。

最后只剩下了我和蒋珠珠。

她站在最高的台阶上居高临下地看我,“施妍,你老公怎么还不来接你?这雪可是越下越大了。”

我弯了弯唇角,“你老公不也没来吗?”

她快速解释,“他正谈生意呢,接到我的电话立马就往这里赶了,最多十分钟。”

我点点头,“你老公对你真好,我老公电话占线,不过估计也快到了。”

蒋珠珠嗤了声,“施妍,看在咱们同学的情谊上,我还是指点你几句。”

“一个女人,不化妆不打扮,哪个男人能看上你?多在自己身上下下功夫吧!”

不远处一辆黑色大奔打着灯驶来,蒋珠珠摇曳着身姿走下楼梯,“我老公来了,你慢慢等吧。”

大奔前脚刚走,一辆银灰色劳斯莱斯稳稳停在眼前。

车窗缓缓降下,露出沈宁瑄凌厉俊逸的侧脸。

3

我闷闷不乐,“沈宁瑄,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姗姗来迟,我被迫忍受了多少屈辱?”

沈宁瑄挑眉,“这么严重?”

我坐进副驾驶,冷的直搓手。

“你以为呢!一晚上连我最爱的冷拌鳕鱼都没吃下几块!”

他倾身过来替我系好安全带,又将我的手带过去捂暖。

“是我的错。”

“晚上你随意惩罚我,嗯?”

沈宁瑄语调温柔,尾音带着蛊惑。

我吓得急忙抽出手,“算了算了。”

说是惩罚,到最后还不知道是谁惩罚谁。

有了上一次的经历,他还想梅开二度?

傻子才会答应。

然而事实证明,我就是那个傻子。

由于聚会时没吃饱,沈宁瑄又带着我去了他的新店,浅浅品尝了一下新的菜式。

趁我沉浸在舌尖上的世界时,他三言两语哄骗我答应了他。

我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洗白白躺在床上了。

几天下来,精气神大幅度衰减。

望着镜中面色发黄的自己,又想起了蒋珠珠那天阴阳怪气的声音。

我立马翻找出落灰已久的美容卡,火急火燎地赶向美容院。

虽然好久没来,前台小姑娘倒是一眼认出了我。

“沈太太,好久不见您了。”

我轻轻笑了笑,凑到她的面前,“咱们这里有没有那种立竿见影的美容项目?”

小姑娘认真回答,“有啊。Foreno的效果是最好的,做一次就会有肉眼可见的变化,持续使用用不了一年就能恢复到像18岁的肌肤一样。”

我将卡用力拍在台面上,“给我来十次!”

“不!来二十次!”

小姑娘眼睛发亮,笑容灿烂,“好的,沈太太。”

两分钟过后,小姑娘犹豫道,“沈太太,您的这张卡是很早之前办理的,像Foreno这种新出的的项目用不了。”

我大手一挥,“这好说,给我办张新的,要最好最贵的那种!”

小姑娘又激动了,“沈太太,我们这里有终身制卡,不论新增多少项目都可以随时使用。”

我满意地点点头,“那就要这个!”

小姑娘开始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办理,等待的空隙我又瞅见了台面的那张旧卡。

“这张卡我也没用过几次,里面应该还有不少钱,给我退了吧。”

话音刚落,还不等前台小姑娘开口,身后传来了戏谑嘲讽的声音。

“啧啧,施妍,你现在已经落魄到这种地步了?”

我回头看去,蒋珠珠正好整以暇地站在我身后,看样子是刚做完美容。

她探头看了看台面上的卡片,轻轻皱了皱眉,一脸嫌弃的模样,“竟然还是最旧的卡。”

“施妍,看在咱们老同学的份上,你要是有什么困难可以和我说呀。”

前台小姑娘看了看我俩,欲言又止。

4

我抱臂看着她,“蒋珠珠,我怎么不记得你这么爱乐于助人呢?”

蒋珠珠面色微僵,“施妍,没钱就是没钱,别死要面子活受罪。”

我笑了笑,“我谢谢你的好意啊,我有没有钱和你也没什么关系。”

她狠狠剜我一眼,趾高气扬地走了。

我可不想做美容天天遇到她,办好卡直接奔向了其他分店。

月底时收到工作电话,定好的剧本内容需要修改,我马不停蹄地赶到了工作场地。

导演对剧本是很满意的,现在是预选的演员对剧本里面的内容有争议。

我寻思哪个演员这么硬气啊,还敢在大名鼎鼎的陈导面前提要求。

进去一看,嚯,原来是女同学们心心念念的韩嘉树。

他戴了顶黑色的鸭舌帽,穿着日常宽松的白色卫衣,卸去人前的光鲜亮丽,现在倒像个邻家大男孩。

见我进来,韩嘉树勾了勾唇,“我就说这么狗血的剧情现在谁还写,也就是你这个已婚老妇女了。”

看看,好好一个人,偏偏长了张嘴。

我白了他一眼,拉开椅子和他面对面坐下,“请指教吧。”

别看韩嘉树平时吊儿郎当的,工作起来那股严谨和认真的劲简直像变了一个人。

一直到晚上八点,我和他才把剧本内容敲定好。

忙完了正事,我想起聚会那天的场景。

我撑着下巴看他,“听说你这次粉丝见面会就签了十个名?”

韩嘉树埋头玩手机,“是啊,手疼,不想签那么多。”

我好奇,“后来没有人再来找你要签名吗?”

他慢悠悠抬眼,“你想说什么?”

我一副吃瓜模样,“前阵子我参加同学聚会,好几个女同学都是你的粉丝,想要签名呢。”

“我们有个女同学信誓旦旦说她能要到签名。”

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