城南小说 http://www.cnanepu.com

九柳妍(就刘洋给孩子的信)最新章节在线阅读_九柳妍全章节阅读

火爆小说引魂安利给各位书虫阅读,这本小说的作者乔富贵是著名的网文作者哦,主角是九柳妍。主要讲述了:引魂…

《就刘洋给孩子的信》精彩章节试读

我一直是云雾之巅所有人手心里的宝。

师尊带了个姑娘回来,要我们都让着她。

小师妹要了我的洞府,要了我的衣裳首饰,还有灵兽。

疼爱我的师尊和师兄们说,要我让着她。

那天,小师妹笑着让我剜心滋养血莲,

她要和师尊服用血莲同修飞升。

我正在咬五百脸蛋子,骂它不争气,都不能跟糊糊结成道侣,八师兄风风火火的跑来叫我快去大殿。

“阿九,快点,师尊带回来个姑娘,说是要收关门弟子。”

八师兄扯着我的胳膊就跑,我死死抱住柱子不松手:“八师兄,你弄疼我了。”

师尊带回来个姑娘,要收关门弟子?

“阿九以后就是我云雾宗关门弟子,是你们的小师妹。”

师尊的话语犹在耳边回荡,跟八师兄的催促声交织在一起,让我的脑子嗡嗡作响。

我一定是在做梦,我毫不犹豫一口咬在了八师兄手背。

“阿九,八师兄知道你很难过,可是你也不能咬人啊。”

八师兄嗷嗷大叫。

是真的,师尊忘了曾经说过的话,他要收关门弟子。

云雾宗大殿,弟子们列队而站,我脚步踉跄的冲到了近前,看到了师尊和……小师妹。

小师妹一身红衣,明艳动人,怀中抱着一只黑猫。

那是糊糊,从我见到师尊就一直蜷在师尊怀中的糊糊,云雾之巅最高冷的灵猫。

“师尊。”

我的声音有些颤抖,想要质问师尊,可是我只叫了一声师尊,喉头哽噎,其他的话就再也说不出来。

师尊牵着小师妹的手缓缓朝着我走来:“阿九,云雾之巅只有你和你小师妹是姑娘家,以后你要替师尊照顾好妍妍。”

我脸上的笑容比哭还难看:“是,师尊。”

小师妹朝着我扑过来:“九师姐,妍妍好开心啊,师尊没有骗我,云雾之巅果然有九师姐这么美丽动人是仙子,我可以跟你一起住吗?”

我本能地拒绝:“小师妹,云雾之巅的洞府很多,你可以……”

小师妹明媚的笑容消失殆尽:“九师姐,你不喜欢妍妍吗?你……”

师尊的面容倏地冷了下来:“阿九,不要胡闹,为师教你的规矩都忘了吗?带妍妍回你的洞府,照顾好妍妍。”

我默默弯腰应了一声是:“是,师尊,我会照顾好小师妹的。”

其他师兄纷纷表态,他们会照顾好小师妹,师尊满意的颔首,让我带着小师妹回我的洞府,平时将我捧在手心的师兄妹簇拥着小师妹朝云霞洞走去。

云霞洞是师尊和我一起布置的,师尊说这里是云雾之巅最适合我修炼的地方,四季如春灵气足,我在这里修炼一定能事半功倍早日飞升,师兄们都很羡慕,想来蹭灵气,师尊说云霞洞府只属于我一个人,谁也不准觊觎。

平日里,云霞洞府除了我和师尊,谁也不得入内。

如今,师兄们簇拥着小师妹登堂入室。

没一会儿的功夫,师兄们便帮着小师妹选定了房间。

“九师妹,你这个房间小师妹喜欢,你就让给小师妹吧。”

“我们云雾宗可是最友爱的宗门,九师妹自然是会将房间让给小师妹的。”

……

小师妹灵动的大眼睛跳动着光芒:“九师姐,你可以将房间让给我吗?我真的好喜欢这个房间啊。”

我不让。

我的脸上写满了拒绝,可是他们就跟没看到一样,师兄们不等我开口就替我答应了下来。

“小师妹,你放心,你九师姐最大度了,怎么可能不让呢?”

“小师妹,走,我们帮你布置房间去。”

没有人在意我的意见,我就呆若木鸡的站在原地,看着不属于我的热闹。

看着我那些心爱的物件被他们肆无忌惮随意丢弃,怒火直冲天灵盖,我冲上前阻止他们这样的行为。

“住手!别动我的东西!”

“大师兄,别拆我的床!”

我手忙脚乱的想要阻止他们每个人,可是最终却是一个都阻止不了,他们将我拉扯到一边,让我要懂事,别这么小气。

小师妹更是眼泪汪汪:“九师姐,对不起,都是我不好,你不要怪师兄们,他们都是为了我才让九师姐生气的,我这就让他们停下来。”

说完话,小师妹就委屈的等着我表态。

我都还来不及表态,原本将我捧在手心里的师兄们就开始纷纷指责我太过分了,骂我不懂事。

我不甘心,想要抗争。

双拳难敌四手,一张嘴终是说不过他们一群人,我被我的师兄们推进了思过崖,他们怕我闹事儿,甚至还给我下了结界,不让我出来。

“九师妹,你好好思过,得你知道错了再出来。”

这是大师兄下的令,没有了往日的温和。

我不服,我没错,我为什么要认错?

思过崖的风吹在身上,刺骨的痛,那是云雾宗专门用来惩罚犯了大错的弟子的罡风,能让人痛到骨子里。

第一天,八师兄来问我知错没有,我妄图冲出去,失败了。

第二天,七师兄来的,我被他抽了几鞭子。

第三天,六师兄苦口婆心劝解我早点认错,我扯着喉咙说我没错。

第四天,五师兄来看到我已经不能动弹,他有些心痛我,可到底还是没有放我出去。

我在思过崖坚持了七天,我坚信师尊会放我出去。

我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全身的骨头都在痛,根本动弹不得,这让我极度恐慌。

我是个修炼者,我的身体早已经淬炼成了钢铁般。

在思过崖不能用灵力护体,我能感受到疼痛。

可是,如今的我,为什么会疼得想死?

我……难道没有了……道骨?

我开始嚎叫:“师尊!师尊!”

以前不管是什么时候,只要我有需要,师尊都能在第一时间到我的身边,甚至就是我来葵水的时候也是师尊教会了我如何处置。

“别叫了,师尊带小师妹下山历练了。”

八师兄的脸上带着同情:“阿九,你疼吗?”

我的猜想从八师兄的眼中得到了证实,我发出了野兽的嘶喊声:“不,我不疼!我一点都不疼!”

“阿九,你的道骨已经被抽了,你以后都不能修炼了。”

八师兄的话彻底让我绝望:“为什么?为什么?”

师尊,他绝对不会这么残忍的对待我!

我要见师尊!

我就剩下一个执念,要见师尊。

我不吃不喝,以死相逼。

“想死就让她死吧。”

冰凉的话语让我从垂死的状态中惊醒过来:“师尊,师尊……”

我大声的呼喊师尊,声音只在喉咙处嗫嚅,听着远去的脚步声,接着是石门砰的闭合上了。

我大声呐喊,我不想死,我还要活着问师尊为啥这么对我,我到底做错了什么。

我爬到石门边使劲拍打石门:“来人啊,快来人啊!”

“师尊!师尊!”

十指抠破只剩光秃秃的骨头,我却是丝毫没有感受到疼痛。

我不想死在这里!

石洞里没有食物,没有水。

没有了道骨的我,就算饿不死也会因缺水死掉。

我不断地用身子撞击石门,石门纹丝不动。

我心一横,卯足劲儿一头撞了过去。

“傻阿九,师尊最疼爱的人一直都是你啊,你怎么会傻到要寻死啊。”

师尊温暖的手轻抚过我的脸颊,我激动地想要发声叫师尊,可是我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
师尊说他最疼爱的人一直都是我。

一道湿润的气息拂过我的唇瓣,带着熟悉的味道。

我舍不得死了。

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了一身粉紫衣裙的小师妹,她关切的盯着我的眼睛:“九师姐,你可算是活过来了。”

“师尊……”

我很是艰难的吐出两个字,我要见师尊!

“九师姐,你放心吧,师尊已经答应放过你了,你也不要怪师尊,师尊也是被你气狠了,才会说出让你去死的话,你放心,我已经帮你求情了,师尊说饶过你的死罪了。”

小师妹轻快的声音响起,她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。

师尊说了,他最疼爱的人一直都是我!

是师尊救活了我!

他还亲吻了我。

“小师妹,你不用跟她说这些,师尊都任由她自生自灭了,我们去练功。”

八师兄嫌弃的声音传来,我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我记得很清楚,当初其他门派的弟子说我是傻子,八师兄带着人去砸了那个门派的洞府,将那些人揍得呻吟的力气都没有。

他们说我是他们最疼爱的小师妹,比他们的亲妹妹都亲。

“八师兄,你怎么能让九师姐这么绝望呢,她会活不下去的。”

小师妹伸手去捂八师兄的嘴,八师兄赞扬着她的善良。

“小师妹,也就是你心善还救她一条贱命,一个连道骨都没有了的凡人,哪里值得你费心。”

“九师姐有只忠心的灵兽,那五百也是厉害,竟然能将九师姐从思过崖的石窟中救出来,我想要收服五百,还是得让五百心甘情愿的认我为主才行。”

小师妹的声音里带着对五百的认可。

五百救了我。

不是师尊吗?

我有些迷糊。

五百是师尊送给我的灵兽。

当初我甚是羡慕师尊有一只黑色的灵猫,时刻窝在师尊肩头,便日日缠着他讨要。

师尊去东海回来就送了我五百,据说花了五百灵石。

是师尊助我契约了五百。

可是就凭我身手,五百也不过就比普通野猫强一点,它是如何能救了我的?

我想要召唤五百,却是石沉大海。

哦,我忘了,我道骨被抽了,我就是个普通凡人,五百应该是跟我解除契约了。

我坚信是师尊救的我,我要找师尊问清楚。

我苟延残喘的活了下来。

云雾宗本没有留下凡人的先例,可是我留下来了,人美心善的小师妹做主留下了我。

“九师姐,你也是知道云雾宗的规矩的,只有委屈你当我的丫鬟了。”

小师妹挑眉斜睨着我,等我的回答。

“是,小姐。”

我适应得很快,卑躬屈膝的侍候小师妹。

小师妹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。

“九师姐,你不会怪我吧?”

“我感激小姐。”

我的声音有些嘶哑。

云霞洞如今已经是小师妹的洞府了,我只是一个丫鬟,我不配拥有房间,只是在角落里像狗一样的蜷缩。

小师妹是个大方的人,她邀请师兄们都到云霞洞来修炼,师兄们对此很是感激,来的时候都会带来灵石,他们不能让小师妹没有灵气供修炼。

“阿九,你过来。”

大师兄一脸怒气的朝着我招手,像是唤狗一样。

“大公子,您有什么吩咐?”

我不敢叫他大师兄,那天没注意叫了一声,他重重的一脚踹在我心窝,将我踹了三丈高。

“你要牢记自己如今的身份,你是个丫鬟,你看看这云霞洞都乱成什么样子了?还不赶紧的收拾,收拾好了将地给擦干净,你记住要跪在地上一点一点的擦拭,要擦拭得能照出人影。”

大师兄的声音很冷,我想说这就是一个扫尘诀就能搞定的事情。

“大师兄,你别生气,等下我来擦就好。”

小师妹巧笑嫣然想要帮我解围,大师兄更加生气了:“小师妹,你可是我们云雾之巅最受宠的小公主,怎么能做这些事儿?你别惯着她,她如今就是个卑贱的丫鬟,不是我们云雾宗的弟子了。”

小师妹一脸爱莫能助的样子,我弯下腰跪俯在地上擦地,一点一点擦得很干净。

刚开始的时候,师兄们使唤起我来还有人会稍微不好意思一下,到后边他们就很习惯了,每天都能听到他们呵斥我的声音。

我天生该是个贱婢,我干起奴婢干的活儿来得心应手。

这是大师兄对我的肯定。

我想见师尊,师尊闭关了。

我偷偷跑到后山,想要进去,可是后山的结界将我弹了回来,后脑勺起了个大包。

喵呜……

五百扑到了我的怀中,我紧紧抱住五百。

我的五百,我总算是找到你了。

五百喵呜叫着,叫声很急切,可是我没有了道骨,我跟它之间的契约断了,我听不懂它在说什么。

“五百,我想见师尊,你能帮我吗?”

我满怀期待,如今五百是我最后的 希望了。

五百从我怀中挣脱,它咬住我的裤脚往回拽。

我试探的询问五百:“五百,你是让我回去吗?”

五百喵呜喵呜叫着,拽着我往回走。

“五百!”

一道惊喜交加的声音响起,小师妹蹲下身想要去抱五百,五百喵呜一声跑了。

小师妹倏地冲到我面前,伸手拽着我的头发,眼里都是狰狞:“贱婢,你把五百给我叫回来!”

再也没有平时的温婉善良。

我咧嘴笑:“小姐,我没有道骨了啊,哪里能叫回来。”

小师妹让我罚跪:“九师姐,你不是想见师尊吗?你就在这里好好跪着,等师尊出关就能看到你,多好。”

我便跪在了师尊闭关的结界外,没有小师妹的允许不能起来。

我的膝盖就跟被钉在了地上一般,不能动弹半分。

我如今是个普通人,不吃不喝会要我的命。

我不想死,我哀求旁边看守我的小师妹,小师妹眼里都是狠毒:“我倒是要看看五百会不会来给你送吃的喝的。”

我不再哀求。

五百,不要来。

就算我不能再跟五百契约,我也不愿意五百成为柳妍的契约兽。

身体的疼痛对于我来说并不算什么,我有支撑我的信念。

只要师尊出关了,我就会苦尽甘来。

纵然千疮百孔,只剩一口气我也坚决不屈服。

柳妍绝美的五官狰狞起来,她终是抓住五百,她纤细的手指扼住五百的脖颈:“贱婢,你信不信我掐死它,让它灰飞烟灭永世不得超生?”

我信,我当然信了。

我用残存的力气抱住了五百,将我全部生机灌注到五百身上。

五百,这是我 唯一能为你做的了。

走吧,离开这里,好好活下去。

喵呜……

我重重的将五百抛开,五百在空中打了个挺,生生扭头朝着柳妍的脖颈咬去,带着毁天灭地的决心。

“孽畜!”

随着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,一只修长的手扼住了五百。

那是师尊的手。

“师尊,救我。”

不等我开口呼救,柳妍已经花枝乱颤的投入了师尊的怀抱:“九师姐要杀了我,妍妍好害怕。”

柳妍眼里弥漫着雾气,楚楚可怜。

师尊将她揽在怀中柔声安抚着:“妍妍不怕,师尊给你出气。”

师尊的手朝着我拍来,带着雷霆之怒,我缓缓闭上了眼睛。

能死在师尊手中,我很满足。

“师尊,不要!”

柳妍阻止了师尊:“师尊,我就喜欢让九师姐当我的丫鬟。”

撒娇的语气里带着坚定。

师尊宠溺的应了她:“好,真是拿你没办法。你不是想要五百吗?以后五百就是你的灵兽了,此生只忠于你。”

师尊用非常手段替柳妍和五百契约,丝毫不顾我的乞求,他的眼中只有柳妍,我只是个聒噪的贱婢。

我想要咬舌自尽,可是我只是个普通人,哪里有这样的能力。

师尊一挥手,一股生机弥漫我全身:“妍妍要你活着伺候她,你要尽心伺候,否则我会让你和五百都元神俱灭。”

“师尊……”

我眼里都是绝望,师尊回头眼里都是嫌恶:“我不是你师尊,以后称呼我尊主。”

“是,尊主。”

我连死都不能,我能做的就是好好伺候柳妍,看着她风生水起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。

几个师兄看不过去我活得犹如行尸走肉,他们暗地里想要帮我解脱,我婉拒了。

我脑子中有个声音一直在让我坚持,那是五百的声音。

五百说,如果我死了,它也只能元神俱灭。

主人,坚持下去,我们还会在一起的。

五百说它永远都是我的灵兽,它要我坚持。

五百的声音跟师尊的声音很像,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。

五百,我一定会坚持下去的。

这是我对五百的承诺。

山下好多个城池都出了妖怪,这妖怪专门吸食刚出世的婴儿心头血。

云雾宗的弟子都下山降魔卫道,保一方平安。

我没有道骨,自然是不能去的。

尊主吩咐我守山,最重要的是守好柳妍的云霞洞,切不可让人污了。

我将云霞洞布置回了我住时候的样子,熟悉的感觉让我的心忍不住跳动起来,我甚至觉得我背上的道骨都有了生机。

抽掉的道骨怎么可能重新生长。

我这是在痴心妄想。

“主人,我帮你啊。”

脑海中响起了五百的声音,我无比激动四处寻找。

“主人,你看不到我的,我在你的脑海中,你听我说,你按照我教你的方法修炼,相信我。”

我自然是相信五百的,以前我最信任的人是师尊,如今唯有五百。

修炼让时间过得很快。

下山购买生活必需品的时候,听人说云雾宗为了抓妖怪,死了好几个弟子了。

我甚至都没开口询问死的到底是谁。

我告诉自己,他们不再是我的师兄了,跟我没有关系。

又过了几日,我没忍住下山打听消息。

妖怪很厉害,云雾宗全军覆没,就连尊主都陨落了。

回到云霞洞,我的泪水不经意滚落池中,滴答滴答。

池中的莲叶慢慢变红。

变得跟我的双眸一般红。

我正在修炼,这是最关键的时候,我要突破了。

远远的传来了嘈杂的喧闹声。

还有我熟悉的气息。

“阿九,别分心!”

一道威严的声音阻止了我的动作,生生将我定在原地。

无形的结界将我整个人包裹了起来,外边的人无法看到我,也感受不到我的气息。

柳妍!

她抱着一个白衣男子有些狼狈的进了洞府。

我不管不顾的想要冲出去。

“师尊!师尊!”

师尊在柳妍的怀中了无生机。

看到这样的师尊,我哪里还能忍住。

就算识海中那道威严的声音也再不能压制住我,我冲出结界一把抱住了师尊:“师尊,师尊!”

师尊的身体冰凉。

柳妍伸手推开了我:“贱婢,大胆!”

我体内的洪荒之力朝着她拍去,将她拍飞,我跪在师尊身边伸手握住了师尊的手腕,若有若无的气息让我喜极而泣。

师尊没死!

我毫不犹豫的将自己体内的灵气输送到师尊的身体,一点保留都没有。

看着师尊白得透明的面庞渐渐有了生气,我无力的瘫倒在地上。

“傻阿九。”

识海中传来一声叹息,带着无奈。

柳妍冷着脸缓缓朝我走来:“贱婢,你没有了道骨怎么还能修炼?”

她的眼中有杀气。

此刻的我,就是待宰的羔羊,没有丝毫还手之力。

我扫了一眼呼吸平稳的师尊,露出了好久不存有的笑容。

师尊,阿九的命能换回你的命,阿九很高兴。

我的笑容刺痛了柳妍,她猛地收回了已经拍向我天灵盖的手。

“贱婢,你知道师尊怎么会伤得这么重吗?

看着柳妍眼里的嘲讽,我果断的摇头,我不想知道。

“你不想知道,你是不是已经猜到了?”

“师尊是为了救我才伤成这样的呢。”

柳妍说这个话的时候丝毫没有对师尊的感激之情,有的只是对我的挑衅。

柳妍留下了我一条命,她想要找到我为什么又能修炼的秘籍。

师尊醒了,他的眼里只有柳妍,感激柳妍带着他回到了云雾之巅,感激柳妍用浑身的修为救了他。

他当然不会知道用了一身修为救了他的是我。

我是个被他亲手抽掉道骨的废人,不可能有这样的本事。

柳妍表示她很同情我:“九师姐,你没想到吧,你最终还是为我做了嫁衣。”

她在师尊面前总是叫我九师姐。

师尊的身体恢复得很快,很快就能跟柳妍一起卿卿我我,花前月下了。

柳妍不知道跟师尊说了什么,师尊唤我到了池塘边,指着那殷红的莲叶道:“阿九,你可知道这是什么?”

我摇头:“尊主,奴婢不知。”

柳妍婀娜多姿的走上前,柔软的身子投入到了师尊的怀中,实在是辣眼睛,我不想看她,可是我忍不住想要看师尊。

“九师姐,这叫血莲,需得用少女的心头血滋养九十九天,以后九师姐可要记得每天来滋养啊。”

“当然,九师姐要是肯直接剜心用心头血一次性就能滋养血莲开花。”

柳妍说这个话的时候柔媚的挨近了师尊的脸颊,师尊的耳垂红了。

泰山崩于顶都不会失色的师尊,就因为柳妍的触碰害羞了。

鼻子酸。

我不想哭,眼睛偏偏进了沙子。

“师尊,九师姐不肯听我的,还是你来安排她吧。”

柳妍窝在师尊的怀中撒娇,师尊冷眼扫我:“阿九,以后每日日出之时就来滋养血莲,待得血莲花开之日,就是我和妍妍飞升之日。”

柳妍娇羞的道:“师尊,你怎么能告诉九师姐,我是要和你吃了血莲同修飞升呢?”

同修飞升?

脑子轰的一声响,天塌地陷。

我右手五指生生将我的心剜出,捧在手心还在不住颤动。

我笑着奉上我跳动的心:“师尊,阿九愿以心滋养血莲助师尊与小师妹同修飞升!”

柳妍欣喜若狂伸手想要夺走我的心,我不让。

“师尊,阿九这颗心得要你亲自来取。”

平静无波的声音里带着决绝。

师尊轻笑了一声说好,缓缓朝着我走来,伸手要拿走我的心。

“九百九十九!”

“九百九十九!”

随着两道声音响起,我左手倏地幻化成了尖利无比的五把利剑,齐齐刺穿了师尊的心脏。

师尊手中一柄长剑刺在柳妍的心窝。

天空中传来鸾鸟齐鸣声,池中血莲缓缓绽放,花蕊中央有一块心形镜子。

镜子嵌入了我空落落的心房,正好填满。

“绝情引魂,魂镜归位,六界共主。”

梵音唱诵,我成了传说中的魂镜之主,六界共主,上神大仙跪俯在地参拜我为王。

魂镜上通九天下连地府,可毁天灭地,乃万年前封印之物,封印魂镜的乃是九天四方帝君。

这万年来一直有神有魔想要解开封印,成为魂镜之主。

为了保证魂镜不让生灵涂炭,多少上神元神俱灭。

魔族的人更是前赴后继,络绎不绝,惨叫连天。

我是天界九公主凤九,为挽救苍生下凡寻找魂镜,爱上了自己的师尊。

柳妍是魔族圣女,魔族通过万年的探索,找到了解开魂镜封印的法子,用九百九十九个最干净澄澈的灵魂献祭,最后一个献祭的人必须是自己心甘情愿为心爱之人献祭,这是最关键的一环。

名曰:引魂。

唯有引魂成功,才能解开封印。

魂镜认主,则可成为六界共主。

魂镜不认主,则天地灭亡。

天界上神自然是不能做这样失道之事,一直做的都是阻止魔界中人解封魂镜,成为魂镜之主。

万万没有想到的却是让我捡漏,成了魂镜之主。

我把玩着手中一柄小剑,漫不经心的问我母后:“母后,那我师尊是是什么人呢?他应该也不是凡人吧。”

我成为了六界最尊贵的王,我的法力无边,我能看到任何我想看到的,可是偏偏我看不到师尊的过去和未来。

母后头上的凤钗有些摇晃:“阿九,不过是个负心的男人而已,六界男儿如今任由你挑选。”

“那些上神纵容姿容妍丽,我看着却甚是无趣,弱水三千,我就想找了他逼他吃个回头草。”

我的话让我母后的脸色大变:“阿九,你可知道,那引魂之人必得是元神俱灭才能引魂成功,解开魂镜封印。”

我就直直地盯着母后,母后被我的眼神逼得不敢看我,讪讪说她要去蟠桃园,落荒而逃。

母后不肯告诉我,那我便去找我父亲,天帝。

天帝听完我的话,长长的叹息了一声:“阿九,你一定要知道吗?”

我点头:“嗯,我一定要知道。”

就算我成了六界共主,我的心也一直空落落的,那个位置如今是一面没有感情的魂镜。

我试过无数的法子,可是我都找不回充实的感觉。

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。

东海送来上万只白色的灵猫,可是没有一只是我的五百。

天帝叹息了一声,刚要开口,母后急匆匆来了。

“不能说!”

母后很坚持,硬生生让天帝三缄其口。

“母后,如果你不告诉我,我不介意自己去查。”

我就这点执念了。

天帝又叹息了一声,伸手握住了母后的手腕:“鸾凤,就告诉阿九吧。”

母后将我抱到了怀中,这样的举动还是我很小的时候才有过。

“阿九,你的师尊名讳是白五,乃是白家帝君第五子。”

母后的话让我微微蹙眉,我怎么觉得这个名字有点怪怪的呢。

“五百。”

天帝轻声提醒我。

白五,五百。

脑海中不断出现在云雾之巅的场景。

我和五百嬉笑玩耍,师尊在一旁含笑,等我累了,张开手心,里边是我最爱的零食。

我咬五百脸蛋子嫌弃它没用:“五百,你这么没用,啥时候才能跟糊糊结成道侣啊。”

师尊抱着糊糊飞快掠过。

最后定格在了师尊抱着柳妍说:“阿九,我要和妍妍双修飞升。”

我紧紧的抱住自己的头,只觉得头痛欲裂,即将爆炸。

“不,我要亲自问他!”

我是六界八荒四海之主,我要个答案怎么了?

天界找不到我要的答案,我去了地府,阎君带人列队恭迎。

说明来意,阎君苦着脸说他这地府只能勾来凡人之魂魄,哪里敢勾上神仙魄,跪求我去别处看看。

是我唐突了。

我御风去了东海,东海奉上了境内所有的白猫,都叫五百。

再无其他。

看我日渐颓废,母后到底是心痛。

“阿九,要不你去魔都找找。”

魔界?

我有点愕然,我的师尊啊,那是天地神袛,最高洁的上神,怎么会在魔界?

我毁掉的地方已经足够多了,也不多一个魔界。

要是不能如我愿,不如就一起毁灭吧。

魔界,柳妍就是魔界圣女。

如果没有这个魔女,师尊就不会灰飞烟灭。

我早该灭了魔界。

刻意封印的记忆解封,那刻到骨子里的痛让我的心再也压制不住怒火,魂镜泛着幽蓝的光芒缓缓现世。

六界八荒四海之主在第一时间跪伏在我脚下,哀求我以天下苍生为念,切勿毁天灭地。

“本主只灭魔界。”

我的声音很冷表明我的态度,魔尊老泪纵横:“陛下,您为六界八荒四海共主,魔界子民也是您的子民,臣愿以死谢罪。”

我冷笑,我的怒火岂是一人能平息。

魔尊咬牙:“臣愿以臣家族元神俱灭以息陛下之怒。”

我的父亲,天帝上前挡在魔尊身前:“陛下如要灭了魔界,请先从臣的尸体迈过。”

妖王,龙王等都上前跪求。

呵呵,这是要威逼我吗?

我想做的事情都做不了,那我还做这个魂镜之主?

我的手捏紧魂镜,就要下令。

“阿九,母后带你去找白五。”

母后的手按住了我捏着魂镜的手,魂镜缓缓回到我心房,我任由母后牵着我的手乘云而去。

贫瘠的山村,衣衫褴褛的孩童双腿盘膝打坐,双手捏诀,双眸紧闭,空气中却是没有一丝灵气。

“白五,没用的,这是魔界,没有灵气,你再怎么修炼你也只能是个魔,你成不了仙的。”

一道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,来人赫然是柳妍。

“我要去云雾山拜师修炼。”

白五睁眼,眼里写满了坚定。

柳妍手中的藤条朝着白五抽来:“白五,你这个骗子!你说你要跟我双修飞升的!”

我手中的柳枝倏地伸长,一下就将白五卷到了云雾山下。

我在柳妍跟前显出我在云雾之巅的容貌,茶言茶语:“柳妍,你还不知道吧,引魂成功最重要的一点并不是为心爱之人献祭,而是要心爱之人绝望之下亲手杀了献祭之人才能引魂成功。我杀了师尊,师尊杀了你,我成了魂镜之主,你说师尊喜欢的到底是谁呢?”

柳妍手中的藤条朝我抽来,魔尊大惊,亲自上手将她捆绑了请罪。

我冲着跪伏在地的魔尊和柳妍道:“柳妍乃魔界圣女,此生就不要想着修仙了,好好管理魔界吧。”

云霞洞,我端坐上位。

白五恭敬叩首:“弟子白五拜见师尊,弟子余生惟愿与师尊同修飞升。”

完。

继续阅读